搜索
查看: 1518|回复: 3

[连环杀手] 优等生杀人魔-泰德·邦迪

TA在排名榜Top100

积分:NO. 1 名

发帖:NO. 1 名

在线:NO. 1 名

积分成就

经验:96820

书币:102178

推理币:756008

发表于 2020-12-10 02: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14.jpg

泰德·邦迪,美国最臭名昭著的连环杀手之一。
他在1973年至1978年间犯下了超过30多起谋杀案件,由于受害者数量无法追溯,警方估计受害者数量为26至100人不等,一般认为是35人。
一般情况下,泰德·邦迪会先用棍棒打晕受害者,然后将其勒死,并同时伴有强奸和恋尸等变态行为。
泰德·邦迪,原名西奥多·罗伯特·考维尔,1946年11月24日出生在佛蒙特州伯灵顿的一个未婚母亲之家,他的父亲是一位名叫“杰克·沃辛顿”的战争老兵,但自他呱呱坠地起就没有见过他的父亲。
泰德·邦迪出生后不久,他的母亲就带着他搬回了费城的祖父母家。
在成长的过程中,泰德·邦迪被亲人们告知他的祖父母才是他的父母,而他的亲生母亲其实是他的姐姐,这当然不是真的,这种欺诈游戏是为了保护他的亲生母亲免遭外界对未婚母亲的流言蜚语。
在四岁时,泰德·邦迪和他的母亲再次搬到了华盛顿州塔科马的亲戚家中寄住。
一年后,泰德·邦迪的母亲路易斯.考威尔爱上了一个叫强尼·卡尔佩珀·邦迪的军队厨师,1951年5月,她们结婚了,于是泰德·邦迪继承了他继父的姓氏,由原名西奥多·罗伯特·考维尔改为泰德·邦迪。
泰德·邦迪的母亲结婚后,陆陆续续又生了四个孩子,泰德·邦迪在放学后往往要花很多时间来照顾自己的兄弟姐妹们。

6.jpg

泰德·邦迪对自己的继父并没有太多的感情,而他的继父强尼一直试图改善这种尴尬的父子关系,常常带着他参加各种野营活动和亲子活动,但最后均以失败告终。
泰德·邦迪似乎更喜欢一个人独处。
性格孤僻的泰德·邦迪在社交场合往往会表现的非常害羞和内向,让导致他经常被人们取笑,在学校更是同学们眼中的恶作剧对象,虽然如此,但不妨碍他以优异的成绩完成学业。
在泰德·邦迪高中的时候,他性格似乎有了很大的转变,他成了一个更爱社交的人,在学校里面他的声望大大增加,大家都认为他非常绅士,穿着得体,彬彬有礼。
尽管泰德·邦迪很受欢迎,但他很少约会,他的兴趣更多是课外活动,如滑雪和政治,事实上,泰德·邦迪对政治特别有兴趣。
高中毕业后,泰德·邦迪就读于普吉特大学,课外他还进行了多项兼职工作,比如一个公共汽车乘务员和一个鞋店职员,然而,他很少在一个工作岗位上干很久,因为他的雇主认为他不可靠,将其解雇。
虽然泰德·邦迪在兼职工作上表现的不如意,但他对自己的学业非常认真,成绩在学校也一直名列前茅。
在1967年春天,发生了一件事,这将永远改变泰德·邦迪的生活。
泰德·邦迪遇到了一个女孩,这是他曾经在心中梦想过的女人,她来自加利福尼亚的一个富裕家庭。
她是如此美丽动人,让泰德·邦迪为之痴迷和疯狂,但同时泰德·邦迪对此又感到深深地自卑,他很难相信这么优秀的女孩会喜欢上像他这样的男人。
尽管两人有许多不同,但他们都是滑雪爱好者,这么一来二去,两人很快就坠入了爱河。
这是泰德·邦迪第一次恋爱,他恨不得天天和她呆在一起,然而,热恋过后,女孩开始逐渐清醒与反思,事实上,她很喜欢泰德·邦迪,但她没有在得泰德·邦迪身上看到未来。
泰德·邦迪太努力了,他想努力给她留下好印象,还特别的为她赢得了加州著名的斯坦福大学的暑期奖学金,有时候甚至不惜靠撒谎来博取她的欢心,而这是她极为厌恶的东西。
1968年,泰德·邦迪的女朋友从华盛顿大学毕业后,她跟他提出了分手,她是一个很现实的女人,她似乎已经意识到泰德·邦迪有一些严重的性格缺陷,于是早早的将他剔除出了好丈夫的人选名单。
失恋后的泰德·邦迪伤心欲绝,在学校的成绩也一落千丈,似乎任何东西都再也无法激起他的兴趣,他最终选择了退学。
当女孩回到加利福尼亚后,泰德·邦迪设法与她保持联系,但她似乎对重新回到当初不在感兴趣。
泰德·邦迪的脑海中全是她的影子,他发现自己已经深深地迷上了这个女人,不可自拔,而这种偏执的爱,将如影随形的陪伴他的一生,并将导致他在以后的日子里犯下一系列震惊世界的杀戮事件。
屋漏偏逢连夜雨,比失恋更糟糕的是,在1969年,泰德·邦迪发现了他真正父母的身份,他被亲人告知的“姐姐”实际上是他的母亲,而他认为的母亲实际上是他的祖父母,而他真实父亲是谁,却不得而知,这一迟来的发现在泰德·邦迪的心中产生了相当严重的影响。
虽然泰德·邦迪对母亲的态度并没有太大改变,但他性格已开始慢慢扭曲。

7.jpg

也是在这个时候,泰德·邦迪遇到丽兹·肯德尔,一个有点害羞和安静的离婚女人。
丽兹·肯德尔从一开始就深深地爱上了泰德·邦迪,并希望有一天能嫁给他,然而,泰德·邦迪说,他还没有准备好结婚,因为他觉得他仍然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虽然泰德·邦迪对丽兹·肯德尔有些若即若离,但丽兹·肯德尔还是在心中希望,时间会把自己心爱的人带到自己身边,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泰德·邦迪此时依然爱着他来自加利福尼亚的前女友。
从表面上看,泰德·邦迪在1969到1972年的生活似乎正在好转,他变得更有信心,对未来抱有很大的希望。
他开始向各种法学院申请入学,同时也积极参与政治活动,他参加了一个重新选举华盛顿州长的活动,这使他能够与共和党内具有政治影响力的人建立关系,同时他还在一个危机诊所做志愿者,他甚至还被西雅图警察表扬,因为他救了一个溺水的三岁男孩。
泰德·邦迪目前的生活,一切似乎都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但真的如此吗?
1973年,泰德·邦迪在前往加利福尼亚州参加华盛顿共和党的工作时,再次遇到了他的前女友。
她对泰德·邦迪的转变感到惊讶,此时的泰德·邦迪更加自信和成熟,而不是像以前约会时那样漫无目标。
后来,他们又多次相遇,两人的关系也逐渐升温,泰德·邦迪于是趁机浪漫地向自己的前女友求婚,她答应了。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此时的泰德·邦迪已经有了一个稳定的女朋友丽兹·肯德尔,而这意味着,他在欺骗她的感情。
1974年2月,就在谈婚论嫁的时候,没有任何警告或解释,泰德·邦迪离开了她的前女友。
泰德·邦迪的复仇计划奏效了,因为她曾经拒绝过他,这次求婚,就是一起精心计划好的报复,目的就是让她也体验一下失恋的痛苦。
没有人知道泰德·邦迪是何时何地开始杀戮的,已知的第一起杀戮发生在1974年。

4.jpg

21岁的琳达·安·希利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孩,她有着高挑的身材、长长的棕色头发和一个经常挂在嘴角的微笑。
她是一个优秀的歌手,同时还在华盛顿大学主修心理学。
琳达目前在大学附近和其他四个年轻女孩一起合住。
1974年1月31日,在晚餐后,琳达和几个朋友在一个很受大学生欢迎的酒馆里面喝了几杯啤酒,然后就回去了。
回家后的琳达看了会电视,然后和她的男朋友打电话,之后就上床睡觉了,她必须每天早上5 :30起床,去广播电台工作。
第二天早上,室友发现琳达的闹钟一直在嗡嗡作响,于是来到琳达的房间,琳达此时已经不在屋内,房间里面的被子叠的整整齐齐,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虽然琳达通常都是下课之后再叠被子的,室友并没有多想,关掉闹钟后开始洗漱。
就在这时候,电话铃声响起,是电台打来的电话,询问琳达在哪儿。
因为琳达并不在,于是室友认为琳达正在上班的路上。
那天下午,琳达的父母的电话又打了过来,他们询问琳达为什么没有如期来吃晚餐,这时候,所有人都开始担心了,因为根本没有人见过琳达,而那天夜里,睡在琳达隔壁房间的室友在晚上也没有听到琳达房间有什么异常声响。
琳达似乎悄无声息的从房子里失踪了。
琳达的父母报了警,警察仔细搜查了琳达的房间。
他们扯开了床罩,发现琳达的枕头浸满血迹,枕套也不见了。
室友还发现,铺床的方式不对劲,平常琳达都把床单盖在枕头上,而现在却压在了枕头下。
他们在壁橱的后面找到了琳达的睡衣,睡衣的肩部和颈部都有血痕。
她前一晚穿的衣服——牛仔裤、女式衬衫、靴子——都不见了,背包也没有了。
警方于是断定有人闯入过这间屋子,打昏了琳达,给她穿了衣服,铺了床,然后带走了她。
她的房间内没有发现任何线索,没有指纹,没有毛发,没有目击者,什么都没有。
之后,在这个春天和夏天,更多的女学生突然莫名其妙地失踪了。

1.jpg
泰德.邦迪部分受害者

这些案件都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例如,所有的女孩都是白种人,单身,有着一头长发或中分发型,身材苗条,漂亮,有才华,都在当地大学读书,出生于良好的家庭,都是在夜间失踪,失踪时都穿着牛仔裤或短裤,犯罪现场没有任何物理证据。
在失踪案件发生的时候,警察询问了学校的大学生,他们告诉警方曾经发现过一个奇怪的人,她们提到了一个年轻、英俊、穿着考究的男子,开着一辆大众甲壳虫轿车,手上或者脚上都戴着石膏。
这个人在大学图书馆前面拦下女学生,请她们帮忙把书搬到车上,一个女生说她帮忙时注意到副驾座位不见了,不知为何,她忽然害怕起来,把书放到车盖上就走开了。
另一个女学生帮忙把书搬到了车上,那个男人说自己的车子发动不了,想请她帮忙按住打火器,这个女学生也感到莫名的恐惧,就说自己还有事,匆匆走了。
由于这些零散的线索对破案并没有太多关联性,警方暂时没有在深入调查。

6.jpg

1974年8月,警方在华盛顿州瑟马米什市国家公园里面发现了一些失踪女孩的遗骸,他们的身份后来被确定,分别是23岁的珍妮丝·奥特和18岁的丹尼斯·内斯隆德,她们于7月14日失踪。
最后一个看到珍妮丝·奥特的人,是一对在路边野餐的夫妇,他们声称有一个英俊的年轻人接近过她,他们甚至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英俊的年轻人的名字是泰德,他请求珍妮丝·奥特帮忙把他的东西搬到他的车上,因为他的手臂打着石膏。
丹尼斯·内斯隆德和她的朋友们在7月14日那天一起度过了下午,当时她去公园上厕所,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那天下午,在她失踪的地方,一个人戴着石膏的年轻人,向她请求帮助,丹尼斯·内斯隆德是一个非常有爱心的女孩,特别是帮助一个手臂断了的人,只是她不知道,这将葬送自己的生命。
丹尼斯·内斯隆德不是最后一个被发现死亡的失踪者。
这一次,凶手将前往不同的州。
犹他州警察局长路易斯·史密斯有一个17岁的女儿,他经常告诉她这个世界很危险。
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他见过太多,这让他时常担心自己儿的安全,然而,他最害怕的事情在1974年10月18日发生了——他的女儿梅丽莎神秘失踪了。
9天后梅丽莎·史密斯的尸体被发现,她被勒死并遭到强奸。
13天后,在万圣节,17岁的劳拉·艾米失踪了。
在感恩节那天,她的尸体在瓦萨奇山一条河发现,她被棍棒攻击头部致死,并遭到强奸,由于犯罪现场缺乏血液,除了她的尸体外,没有物证供警察使用,警方推测她是在别处杀害,然后被弃尸此地。
与华盛顿州的谋杀案的相似性引起了犹他州当地警方的注意,当地警方此时正在疯狂地搜捕这个连环杀手。
随着谋杀的增多,各种物证也都在慢慢地增加。
犹他州警方与华盛顿州调查人员进行了磋商,几乎所有人都同意,在华盛顿州和犹他州犯下一系列谋杀案的凶手都是同一人。
1974年11月8日,星期五的晚上,一个陌生且英俊的男子在犹他州一家商场书店接近了十八岁的卡罗·德洛克。
陌生人告诉她,他看到有人试图闯入她的车,并请求她和他一起去停车场,看看那个人是否被偷了什么东西。
卡罗·德洛克认为,这个人一定是商场保安员,因为他似乎是在控制局势。
当他们到达车库时,卡罗·德洛克检查了车,告诉陌生人自己的东西都在。
该男子于是自称自己是一名警官,并称要带她到警察总部录个口供。
当陌生人把卡罗·德洛克带到一辆大众甲壳虫轿车前面时,卡罗·德洛克变得警觉起来,她开始怀疑这个陌生人的真实身份,并要其出示警察证件。
陌生人很快给她看了自己的警徽,然后把卡罗·德洛克带上了车。
陌生人驾驶着甲壳虫,很快就驶离了前往警察局的方向,过了一会儿,他停下了车。
陌生人突然抓住卡罗·德洛克,想给她戴上手铐。
此时的卡罗·德洛克被吓坏了,她尖叫着反抗,当她尖叫时,陌生人掏出一把手枪,威胁说如果她不安静下来就杀了她。
情急之下,卡罗·德洛克打开车门逃了出去,陌生人紧随其后,他手里拿着一根撬棍。
电光火石之下,卡罗·德洛克对着陌生人的下体重重的踢了一脚,然后转身逃跑。
卡罗·德洛克跑到马路上,一对开车经过的夫妇停下了车,卡罗·德洛克立刻疯狂地冲进了汽车,她歇斯底里地哭着,告诉他们一个男人曾试图杀死她。
这对好心的夫妇立即把卡罗·德洛克送到警察局。
卡罗·德洛克向警方描述了凶手的车辆和外貌,警察在听了卡罗·德洛克的描述后,立刻赶到事发地点,但那个陌生人已经逃跑了。
几天后,警方从卡罗·德洛克的外套上,检测到一些o型血型,和泰德·邦迪的一样,这当然是警察后来才知道的。
同一天晚上,一个英俊的男子走近佛蒙特州高中的一个女戏剧老师,要求她帮忙找一辆汽车,她当时太忙了,所以明确拒绝了他。
后来,男子又走近她,请求她的帮助,她再次拒绝了他,继续手头的工作,后来,她在礼堂后面又看见了这个男人,这使她很不安,所幸之后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只是,学校中的一个女学生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黛比·肯特和她的父母在当晚一起在学校看戏剧演出,还没有结束她就早早地离场,去接她在保龄球馆的哥哥。
她告诉父母,她很快就会回来接他们,但她没有。
黛比·肯特无处可寻,警察只在停车场发现了一串手铐钥匙。
1975年1月12日,卡琳·坎贝尔和她的未婚夫和他的两个孩子去科罗拉多州旅行。
卡琳·坎贝尔希望未婚夫能好好享受假期,多花时间和孩子们在一起,但她的未婚夫去参加了一个研讨会。
那天晚上,在卡琳·坎贝尔和未婚夫和孩子们在下榻的旅馆休息厅休息时,她意识到自己忘了一本杂志,于是回了房间。
她的未婚夫和孩子们等了她很久都没有见卡琳·坎贝尔回来,她失踪了。
警方搜查了旅馆的每一个房间,但没有发现卡琳·坎贝尔的踪迹。
大约一个月后,在卡琳·坎贝尔消失的地方附近,一个工人发现了她的裸体尸体躺在离马路不远的地方。
动物将她的尸体咬的千疮百孔,这使得警方很难确定的判断她死亡的具体原因,显而易见的是,她头部明显受到了粉碎性骨折,就像许多在犹他州和华盛顿州发现的受害者一样,她的头部也受了来自钝器的打击。

7.jpg

1975年8月16日,警长鲍勃·海沃德在盐湖县外的一个地区巡逻,他发现一辆可疑的大众甲壳虫轿车在他身边开过。
当他打开灯以更好地看到大众甲壳虫的车牌时,司机关掉了车灯,开始超速行驶。
鲍勃·海沃德立刻发动了警车,开始追逐甲壳虫,最终在附近的加油站将其截停。
鲍勃·海沃德走近警车,年轻人出示了他的驾驶执照,所有者是泰德·邦迪。

7.jpg

鲍勃·海沃德注意到泰德·邦迪汽车的副驾驶座不见了,感到可疑的警察于是立刻检查了车辆,随后,在车内发现了一根撬棍、滑雪面具、绳子、手铐、电线和一个冰镐。
最后,泰德·邦迪因涉嫌盗窃立即被逮捕。
在泰德·邦迪被捕后不久,警察发现他和袭击卡罗·德洛克的人之间有着许多共同点。
在泰德·邦迪的汽车上发现的手铐和袭击卡罗·德洛克的那个陌生人使用的手铐有着相同的牌子,他驾驶的汽车与卡罗·德洛克描述的车辆也极其相似。此外,泰德·邦迪车上发现的撬棍与用来威胁卡罗尔的武器也极其类似。
警方发现他们最近所调查的一系列少女失踪和谋杀案件中有太多和泰德·邦迪有着相似之处的地方,这由不得让警方怀疑泰德·邦迪就是他们一直在寻找的连环杀手,当然,警方也知道他们需要更多的证据来支持他们的怀疑。

8.jpg

1975年10月2日,警方安排了一次证人指认,包括卡罗·德洛克和女戏剧老师以及黛比·肯特的一个朋友在内的目击者们,从多个嫌疑人中准确的认出了泰德·邦迪。
虽然泰德·邦迪一再声称自己是无辜的,但毫无疑问,他就是警方一直要找的连环杀手。
在泰德·邦迪被目击者们指认后不久,警方调查人员就对他进行了全面细致的调查。
1975年秋天,警方开始接触泰德·邦迪的女朋友丽兹·肯德尔。
警方认为丽兹·肯德尔最有可能掌握着泰德·邦迪的去向、习惯和个性。
后来,警方掌握的这些信息将有助于把泰德·邦迪与谋杀案的受害者联系起来。
1975年9月16日,丽兹·肯德尔被叫到华盛顿州的国王县警察重案组,并接受了杰瑞·汤普森、丹尼斯·沙发和艾拉·比尔侦探的询问。
丽兹·肯德尔显然对此待遇感到紧张和不安,但她表示愿意向警方提供对案件有帮助的任何线索。
当被问及泰德·邦迪时,她说在谋杀的晚上,她不知道他在哪。
丽兹·肯德尔还告诉警方,他经常白天睡觉,晚上出去,去哪儿,她也一无所知,此外,她还说泰德·邦迪在过去一年中对性的兴趣减弱了,当他表现出兴趣时,他还强迫自己玩性虐待游戏。
在后来对丽兹·肯德尔的询问中,警方调查人员还获悉,在他的房间里,她注意到泰德·邦迪在他的房间里给自己的手臂和腿打了石膏,她还注意到,在他的车里,有一把斧头。
但是,丽兹·肯德尔怎么会记得这件事呢?她回忆说,泰德·邦迪在7月参观了瑟马米什市国家公园,他曾去那里滑水,而一星期后,新闻就开始报道珍妮丝·奥特和丹尼斯·内斯隆德失踪的事情。
经过长时间与丽兹·肯德尔的询问后,警方调查人员决定将他们的注意力转移到泰德·邦迪加利福尼亚的前女友身上。
当警察联系她时,她告诉他们泰德·邦迪是如何突然改变对她的态度,从爱和温柔到残忍和麻木不仁。
在进一步询问后,警方获悉,泰德·邦迪与他的前女友的关系和他与丽兹·肯德尔的关系重叠,她们两人都不知道泰德·邦迪有另一个女人。
泰德·邦迪似乎过着双重的生活,充满了谎言和背叛。
警方在进一步的调查中发现了更多的证据,以后将把它与其他受害者联系起来。
对泰德·邦迪不利的证据越来越多,但他仍然继续声称他是无辜的。
1976年2月23日,法院对泰德·邦迪绑架卡罗·德洛克一案进行了审判。
泰德·邦迪在法庭上轻松地坐了下来,他坚信自己会被无罪释放,因为警方根本没有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他有罪,但他错的不能再错了,当卡罗·德洛克站在法庭上时,她讲述了自己在十六个月前遭受的袭击。

1.jpg

当卡罗·德洛克被问及是否能够认出袭击她的人时,她举起手,指着那个自称为“警官”的人,她哭了,法庭上的人把他们的注意力转向泰德·邦迪,此时的泰德·邦迪冷冷地盯着卡罗·德洛克。
最终,特德·邦迪于1976年6月30日被判处十五年徒刑,并有可能获得假释。
在狱中,特德·邦迪受到了法院先前要求的心理评价,心理学家发现特德·邦迪既不是精神病患者,也不是器质性脑病的受害者、酗酒者、吸毒成瘾、性格紊乱或健忘症患者,心理学家的结论是,他对女性有强烈的依赖,并推断这种依赖是偏执的。在进一步的评价后,他们得出结论,特德·邦迪有一种害怕在他与女人的关系中被羞辱的恐惧感。
虽然特德·邦迪被监禁在犹他州州立监狱,但警方调查人员依然在寻找证据,证明他是杀害一系列少女的凶手。
随后,警方重新检测了他们手上的证物,很快就有了一系列发现。
科罗拉州警方于1976年10月22日对泰德·邦迪提出指控,称他应为卡琳·坎贝尔被杀案负责。
1977年4月,特德·邦迪被转移到科罗拉多州加菲尔德县监狱,等待对卡琳·坎贝尔谋杀案的审判。

9.jpg

在准备他的案子时,特德·邦迪对自己的辩护律师表现的越来越不满意。他认为的这个律师又无知又无能,最终他解雇了他。
特德·邦迪在法律上有经验,认为自己可以做得更好,他于是决定自己辩护。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在1977年11月14日的法庭审判中取得成功。
在开庭前,特德·邦迪要做许多准备工作,他被允许可以偶尔离开监狱的范围,并可以到阿斯本的法院图书馆进行研究。
只是警察不知道的是,此时的特德·邦迪正在在密谋策划着一次越狱。
6月7日,特德·邦迪去法院图书馆时,设法从一扇打开的窗户里面跳了出来,虽然在落地的时候扭伤了脚,但他成功逃跑了。
逃跑的时候,特德·邦迪没有戴脚镣和手铐,所以他根本不用担心被人发觉。

11.jpg

警察迅速在周围的城镇设置了路障,甚至动用了警犬和150名搜索者,希望抓住逃跑的特德·邦迪,然而,都被他成功避开了。
在逃亡途中,特德·邦迪靠四处偷窃食物充饥,偶尔睡在废弃的建筑里面。尽管如此,他却并没有失去理智,他知道,他真正需要的是一辆汽车,这能更好地使他通过警察的搜索,他不能永远躲在科罗拉多州。
特德·邦迪在心中坚信这是老天给他的机会,他注定是会重获自由的,果然,他很快就找到了一辆车。

13.jpg

但是,他的好运气不会持续很久,在他试图开着被盗车辆逃离时,他被警方逮住了。
从那时起,警方给特德·邦迪被戴上了手铐和脚镣,然而,特德·邦迪不是喜欢被束缚的人。
差不多七个月后,特德·邦迪再次试图逃跑,但这次他更成功了。
12月30日,特德·邦迪爬进了加菲尔德县监狱的天花板的隔板内,进入了大楼的另一边。
他设法在天花板上找到了另一个出口,通往一个狱卒的房间,在确认无人后,他走出了前门,成功越狱。
直到第二天下午十五个多小时后,监狱才发现特德·邦迪不见了。
当警察得知特德·邦迪逃跑时,他已经在前往芝加哥的途中了,芝加哥是他前往佛罗里达州的最后目的地时所能到达的少数几个车站之一。
1978年1月中旬,泰德·邦迪利用他新获得的名字克里斯·哈根,舒舒服服地住进了佛罗里达州首府塔拉哈西的一间公寓。
泰德·邦迪开始在一个对他或他的过去一无所知的地方享受着难得的自由,他花了大部分空闲时间在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校园里散步,偶尔偷偷溜进课堂,听讲座。
当他不在校园里闲逛时,他会花时间在他的公寓里用偷的电视看电视节目。
此时,盗窃已经成了泰德·邦迪的第二天性。
他公寓里的东西,几乎都是偷来的,甚至吃的东西都是有偷来的信用卡购买的。
1978年1月14日星期六的晚上,凌晨3点,妮塔·尼瑞在参加校园举行的小型聚会之后,被她的男朋友送去了女生联谊会的房子。当她到达房子的门前时,她注意到房门正敞开着,她进入大楼后不久,就听到了一些动静,好像有人在她楼上的房间里跑来跑去似的。
突然,她听到脚步声朝她身边的楼梯走近,她于是躲了起来,她看着一个蒙着眼睛,戴着蓝色帽子的男人,跑下楼梯,然后走出房门。
此时,妮塔的第一个想法是,女生联谊会的房子被偷了。她立刻跑上楼梯叫醒她的室友南希。
妮塔告诉她,她看到一个奇怪的人离开了大楼。
两个女孩,一时间懵了,不知道该做什么,于是去了女舍监的房间,寻求帮助。
然而,在她们准备出发的时候,她们看到另一个室友凯伦摇摇晃晃地走下大厅。
她整个头都被血浸透了。
当南希试图帮助凯伦时,妮塔叫醒了女舍监,他们两人立刻往另一个室友的房间,幸运的是她还活着,只是浑身是血,头上的伤口还在往外渗着血。
警方后来发现,有两个女孩死在他们的房间的床上。
有人在她们睡觉的时候闯了进来,然后袭击了她们。
莉萨·利维是第一个被发现死亡的女孩,法医对她进行了尸检,发现她头部遭到钝器殴打,被强奸后勒死。进一步检查后,法医还发现她的臀部和她的一个乳头上的有咬痕。事实上,莉萨的乳头被严重咬伤,几乎和她其他的乳房完全分开了。她的下体还曾被塞入一个发胶瓶。

14.jpg

对另一个死者玛格丽特·鲍曼的验尸报告显示,她遭受了类似的致命伤害,但她没有受到性侵犯,也没有类似的咬痕。她是被一条后来在犯罪现场发现的丝袜勒死的。她的头部也遭到了钝器殴打,而且极其严重,头骨完全破碎,大脑的一部分被暴露在外。
她和莉萨·利维都没有表现出与行凶者搏斗的迹象。
警方对幸存者进行了询问,但一无所获,没有一个女孩对这个致命的夜晚发生的事件有任何记忆。
像莉萨和鲍曼一样,他们在被袭击的夜晚时睡着了。
唯一的证人是妮塔·尼瑞,他目击了凶手的侧影。
这天晚上的罪行,并未结束,行凶者将前往另外一个地方寻找下一个受害者。
距离此地不远,一个年轻的女人被隔壁房间嘈杂的撞击声吵醒了。
在早上四点钟发出这么多的噪音,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她气呼呼的把室友叫醒,准备开门出去理论。
当她们听到了隔壁传来痛苦的呻吟声时,她们开始变得不安起来。
她们打电话到隔壁公寓,但电话一直没有人接,两人于是立刻报了警。
警察很快就来了,他们进入了隔壁的房间,她们发现屋主谢丽尔半裸着身子坐在卧室的床上。她的脸受到了多次钝器殴打,但幸运的是她还活着,仍然轻微的意识。
警察在她床脚边发现了一个面具,后来证实,这个面具,几乎和1975年在犹他州被捕的泰德·邦迪汽车里发现的面具一模一样。
警方在双重犯罪现场并没有找到多少证据,行凶者的精子样本也无法识别,唯一的可靠证据是调查人员在面具中发现的毛发、受害者身上的咬痕的牙齿印痕和妮塔·尼瑞的目击者证词。
警方没有找到嫌犯,此时他们对泰德·邦迪仍然是一无所知的。
1978年2月9日,莱克市警方接到一对父母打来的电话。他们歇斯底里的说他们的女儿十二岁的金伯利·里奇在学校失踪了。
警察立即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的搜索,但并没有结果。
最后一次见到她的人是她的朋友普里西拉,她看到金伯利在她失踪的那天进入了一个陌生人的车里。但她没有记住汽车牌照和司机。
八周后,警方在佛罗里达州素旺尼县的一个州立公园里找到了金伯利·里奇的尸体。由于尸体已经深度分解,有用的信息非常少。警察后来在一辆由泰德·邦迪驾驶的面包车中找到了他们需要的证据。
在金伯利·里奇失踪的前几天,一个穿着白色面包车的陌生男子走近了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她当时在等她的哥哥来接她。
该男子声称他来自消防部门,并问她是否去附近的学校。
女孩觉得很奇怪,一个消防员居然穿着格子花呢裤和一件海军夹克。女孩的警察父亲曾多次告诉她,不要随便与陌生人交谈。
就在这时候,女孩的哥哥开车到来了,女孩松了一口气。
听到妹妹的诉说后,女孩的哥哥对那个人起了疑心,让她上车,之后开车跟着那个人,把他的车牌记了下来,交给了父亲。
女孩的警察父亲詹姆斯·帕尔门特通过车牌,追踪到它属于一个叫兰德尔·拉根的人,他决定去拜访他。
兰德尔·拉根告诉他他的车被偷了,他已经使用了新的车牌。
詹姆斯·帕尔门特后来发现,他的孩子看到的那辆面包车也被证实是一辆失车,他心中已经隐隐约约知道这个人可能是谁了。
他决定带他的孩子去警察局,他给他们看一堆档案,泰德·邦迪的照片夹在档案中间,他的两个孩子都认出了车里的那个人就是泰德·邦迪。
那辆面包车早已报废,此时的泰德·邦迪乘着一辆新偷来的汽车向佛罗里达州的彭萨科拉出发了,这一次,他设法找到了一辆更舒适的汽车,一辆大众甲壳虫汽车。
2月15日晚上10点,大卫·李在彭萨科拉西部的一个地区巡逻,当时他看到一辆橙色的大众甲壳虫汽车,他对这个地区很了解,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辆汽车。
大卫·李决定对该车的牌照进行检查,很快他就发现这辆车是一辆失车,立即,他打开了车灯,开始跟随甲壳虫汽车。
再一次,正如几年前在犹他州发生的情况一样,泰德·邦迪开始逃跑。追逐没有进行多久,突然,泰德·邦迪停了下来。
大卫·李命令他下车,让泰德·邦迪把手放在前面。
令大卫·李吃惊的是,当他开始给对方戴手铐时,泰德·邦迪朝他冲了过来,把他撞到在地,然后往道路一边逃去,就在那一刹那,大卫·李掏出手枪开了几枪。
子弹并未击中泰德·邦迪,但他狡猾的倒在地上,假装中弹了。当警官走近他时,他再次对警官进行偷袭,但最终被大卫·李制服,扭送到警局。
终于,泰德·邦迪这个杀人狂再一次被警方抓住了。
2.jpg

在泰德·邦迪被捕后的几个月里,警方调查人员收集到了在金伯利·里奇案中与泰德·邦迪有关的关键性证据。
随后,被泰德·邦迪偷走的白色面包车也被找到,有三名目击者,看到他在金伯利·里奇失踪的那天下午,驾驶着这辆白色面包车,在面包车上法医发现了与泰德·邦迪衣服一致的纤维。同时在面包车上还发现了金伯利·里奇血型相同的血迹,金伯利·里奇的尸体虽然高度腐烂,但是在抛尸现场附近发现的女性内裤残片上的精斑却保留完整,被证实与泰德·邦迪一致。
此外,在位于金伯利·里奇尸体发现地点旁边的土壤中的鞋印也被证实和泰德·邦迪一致,以及更多相关的证据链接到多起谋杀案。
1978年7月31日,泰德·邦迪被指控谋杀金伯利·里奇。不久之后,他将被指控谋杀莉萨·利维和玛格丽特·鲍曼。
对泰德·邦迪的审判是极其漫长的,但这两次审判将会把这个恶行累累的连环杀手送往地狱。
面对死刑,泰德·邦迪申辩说他并没有犯谋杀罪,并找来律师多次上诉,但均被法庭驳回。
他最终于1989年1月被执行死刑。
在泰德·邦迪执行死刑前,也许是心知难逃法网或是良心发现也好,他决定承认更多的犯罪事实给华盛顿州总检察长刑事司法调查员罗伯特. 凯佩尔博士。
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泰德·邦迪曾协助罗伯特D. 凯佩尔博士抓捕绿河杀手,他非常信任他。
罗伯特. 凯佩尔在监狱里的一个采访室里会见了泰德·邦迪,他只带一个录音机。
据罗伯特. 凯佩尔所说,泰德·邦迪曾把他的一些受害者的头留在家里作为战利品,更令人惊讶的是,还还会对一些受害者的尸体进行奸尸等恋尸癖行为。
罗伯特. 凯佩尔在他的书里说,扣除官方统计的35名受害者,泰德·邦迪可能还要对至少一百名女性的死亡负责。
无论被泰德·邦迪谋杀的受害者数字是多少,这都将随着他的死亡而成为历史,事实也永远没有人会知道,到底有多少受害者,成了泰德·邦迪的猎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A在排名榜Top100

积分:NO. 8 名

发帖:NO. 16 名

在线:NO. 11 名

积分成就

经验:26963

书币:46

推理币:12870

发表于 2021-8-17 09:03:27 来自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让一切曝露在阳光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访客  发表于 2021-8-19 01:50:01
想起了沉睡的羔羊……
回复

使用道具

TA在排名榜Top100

积分:NO. 64 名

发帖:NO. 51 名

在线:NO. 7 名

积分成就

经验:7609

书币:13

推理币:8104

发表于 2021-8-24 03: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雷斯勒先生在自己的缉凶手记中提到过他对泰德邦迪的访谈记录,他也为哈里斯提供了Ed Gein这一真实人物作为《沉默的羔羊》的素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主题 回复
关于我们| 隐私政策| 侵权投诉| 切换繁体 |捐助本站
copyright 2020 推理罪 All Rights Reserved     推理罪官方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