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9293|回复: 40

每期谜题第81期:养老院危机

 

TA在排名榜Top100

积分:NO. 1 名

发帖:NO. 1 名

在线:NO. 1 名

积分成就

经验:99074

书币:102837

推理币:757089

发表于 2020-10-1 03:0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伤蓝
侦探走过的地方,一定会死人的。
事情源于三天前,那天早上,我最好的朋友钟元突然登门拜访,三杯白酒下肚后,他突然提出了一个荒谬的建议,邀请我入住本市最大的养老院——推罪养老院。  
我不知道钟元为什么会有这种古怪的想法,我和他的年龄,加起来还不到50岁呢。
“相信我,朋友,保证不虚此行。”钟元举起右手,一脸认真的盯着我发誓。
我这位朋友,虽然脑袋可能不太灵光,但我心知他并不是那种喜欢说大话的人。
既然他已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我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他。
说去就去。
几个小时候,我和钟元推开了养老院的大门,正式开始了我们的养老生活。

第一起命案

推罪养老院坐落在市郊,依山傍水,环境非常不错。
在这里,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每个人都可以安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与其说是养老,倒不如说是远离世俗。
只是让我和钟元没有想到的是,我们刚到养老院的第一天,就发生了一起可怕的命案。
在之前我已经说过,推罪养老院非常大,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我很难用具体的数字来表达,总之读者诸君需要知道的是,养老院共分为ABCD四个区,这四个区之间是完全隔绝的,而我接下来要叙述的谋杀事件就发生在D区。
D区位于养老院的东方,在这里住的,除了我和钟元之外,还有星辰(男)、熊二(女)、海蚀(男)、楚州(男)、艾米(女)、金田柱(男)、张晨(男)、夜三(男)。
那天晚上,养老院的院长江先生,特地为我和钟元举办了一场热闹的欢迎派对。
派对结束后,楚州又热情的拉着我和钟元及江先生来到D区的餐厅聚餐。
等我们一行到达餐厅,发现D区的所有住户早已在餐桌前等候多时了。
落座后,众人推杯把盏,闲聊扯淡,短短的一个宴席吃到10点钟还未结束,此时,养老院的工作人员早已下班离去。
见桌上菜品见少,楚州连忙自告奋勇的说道,“我再去炒个青菜。”说着就进了厨房。
说实话,之前的菜品确实过于油腻,此时吃点青菜确实不错,是以,当楚州将青菜一放上桌,就被众人抢了个精光。
江先生可能年事已高,并未加入这起“抢菜大作战中”,他放下了筷子,端着一次性塑料杯大口喝着饮料。
宴席结束后,众人又在餐厅闲聊了片刻,才纷纷离座。
就在这个时候,江先生突然踉踉跄跄的一头栽倒在地上。
“江先生,你没事吧?”熊二关切的问道。
说着熊二蹲下身,想将江先生扶起来,但一接触江先生的手,她却触电般的弹开了。
在众人疑惑的眼神中。
熊二脸色煞白的说道:“江先生,江先生……好像死了。”
我和钟元做梦也不会想到,一顿饭也能吃出命案来,果然,侦探走过的地方,一定会死人的。
在确认江先生的确死亡后,众人的酒也被惊醒了。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星辰问道。
“没发现外伤,应该是中毒。”钟元检查了一番江先生的尸体回答道。
“中毒,你确定吗?”星辰不可思议的摇头,“菜品和饮料大家都吃过喝过,我们也不见中毒啊。”
“希望是我看错了吧。”钟元皱了皱眉。
“如果是中毒,这会是谋杀吗?凶手会不会就在…..”艾米有些害怕的说道。
“别瞎说,也许只是个意外。”夜三打断了艾米的话。
“不是啊,我觉得艾米说的有道理,江先生虽然年纪有些大了,但身体一直硬朗,也没有什么疾病,不可能会无缘无故出事吧。”张晨反驳道。
“我们都不是专家,是不是中毒还没有定论呢,大家就不要过多推测了。”夜三说道。
“夜三说得对,这样吧,大家先回去休息,明天天一亮我们就去报警。”楚州说道。
没有人反驳楚州的话,事实上,此时众人也确实无能为力——养老院内没有电话、没有网络,工作人员也早已下班回家,大晚上的,想联系警察,确实是个难题。

第二起命案

离开餐厅后,众人回到了二楼住宿区,二楼的房间是左右对称排列的,中间是约五米宽的走廊,走廊的右侧放着一盆盆栽,末端则是男女共用的厕所。
左侧1-5号房间分别是星辰、楚州、艾米、夜三、我;右侧1-5号房间分别是钟元、张晨、金田柱、海蚀、熊二。
互道晚安后,众人依次回房安歇。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就在半梦半醒之间,我听到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声。
等我爬起来,推开房门,来到走廊时,发现众人探头探脑的挤在楚州的房门口。
只见楚州血淋淋的坐在床角,浑身瑟瑟发抖,熊二正拿着纱布为其包扎。
“发生什么事情了?”钟元问道。
“我不知道。”楚州痛苦的摇了摇头,“因为聚餐时喝了不少酒,我回到房间就睡下了,后来,我感觉胸口很疼,就在我睁开眼的霎那,我发现床边站着一个人,他正举着尖刀超我刺来,我被吓坏了,我想躲开,但他的力气非常大,我的胸口、手和脚到被刺伤了,好在你们来的及时….”。
“那你有看清楚袭击者是谁吗?”星辰问道。
“他没有开灯,我看的不是很清楚,不过从体型上看,我想他应该是一个男人。”
“那这个袭击者往哪儿跑了?”夜三问道。
“窗户。”楚州伸手一指离床头不远处,处于半开状态的飘窗。
我来到窗前,探头朝下面看了看,窗台上突出的的挡泥板上留着半截新鲜的脚印,不远处是一条直通楼顶的铁质下水管,想必这个袭击者就是通过攀爬的方式潜入楚州的房间对其展开袭击,失手后又原路逃离,不过,挡泥板似乎也能延伸到住宿区的其他房间,凶手会是这般潜入的吗?
我摸着下巴陷入了思考之中。
“对了,你有仇家吗?这个袭击你的人,你觉得会是谁呢?”钟元问道。
“我以前是做电子设备的,这行本身竞争就很大,难免会得罪人,但要说真正想置我于死地的人,我真的不知道是谁。”
“所以,又是个死胡同。”钟元有些泄气。
我拍了怕钟元的肩膀,“其实,想知道这个袭击者是谁,并不困难。”
“怎么说?”
众人朝我投来好奇的目光。
我挥了挥手,“事情很简单,当我们听到楚州的呼救声,大家都很快出现在楚州的房门口,而袭击者则不然,他从房间逃离后,需要重新回到二楼,所以,没有出现在房间的人,或者说最后一个出现的人,他就是袭击者。”
“对呀。”钟元拍了拍额头,立即醒悟过来,随即对屋内的众人扫视起来。
“是张晨。”星辰反应比钟元更快,话音未落,他已冲出了房间。
众人紧随其后,就在众人抵达张晨房门口时,房间内突然传出一声惨叫。
“不好,出事了。”钟元惊呼一声,随即用力锤着房门,房门纹丝不动,想必是从里面锁住了。
“把门撞开吧。”楚州提议道。
随着一声巨响,房门应声而开。
屋内静悄悄的,灯还亮着,以至于,众人一眼就看到了张晨的尸体。
他躺在地板上,穿堂风正从半开的飘窗呼啸而入。
“从颈部的痕迹来看,是被绳索勒死的。”钟元检查了一番尸体说道。
“不对啊。”熊二疑惑的说道,“不是说张晨是袭击者吗?他为什么死了。”
“我想,我们大家都忽略了一个关键性的事实。”星辰说道,“我们所有人都认为,D区只住着10个人,可是如果是11个人呢?”
“你的意思是,有人潜进了D区,他才是真正的袭击者和凶手?”夜三说道。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显然如此。你们想,我们刚刚从楚州的房间来到张晨的房门口,也就几分钟的事情,这期间没有任何人离开过我们大家的视线,但张晨就在这时候被人杀掉了,你们觉得,如果没有第11个人,谁能够变出一个分身去杀人。”
“我去。我突然想起来了,不知道你们看了早晨的新闻没有,那个连环杀手好像在今天越狱了。”海蚀突然叫了起来。
“你是说那个绰号黑夜扼杀者的连环杀手吗?”金田柱问道。
“对,根据新闻的说法,这个连环杀手在入狱前杀了十几个人,他每次都是在半夜潜入受害者房间作案,而他在今天,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从监狱越狱了。”
“天呐。”艾米突然哭了起来,“如果这个杀人恶魔真的藏在D区,我们所有人都会死的。”
“不会这么巧吧。”钟元感到不可思议,“在事情未明之前,大家还是保持冷静比较好,不要制造不必要的恐慌。”
我并未加入众人的讨论中,我再次来到飘窗前,探头朝下看了看,在窗外突起的挡泥板上,我再次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半截脚印。
所以,这个凶手和袭击楚州的凶手是同一个人吧,他在袭击未果后,爬上窗台,沿着挡泥板来到右侧的张晨房间,通过未关的窗户,潜入其中将其杀害?
如果真是如此,张晨又是为什么没有离开房间呢?是睡得太死,没有听到声音?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同理,凶手又是如何知道,张晨没有离开房间呢?

困在养老院

众人已先后回房安歇,我和钟元并无睡意,索性点了烟,在走廊里一根接一根的抽着。
我们两人心中都有许多的疑问,但始终不得要领,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中,天色已亮。
D区的住户们也先后走出房门,看样子,每个人都睡得并不安稳。
我们本以为天亮后,就能见到管理人员,然后摆脱目前的困境,但显然我们想的太乐观了。
不知道为什么,管理人员并未如期现身,连厨房的工作人员也没有来上班。
换句话说,我们真正的被困住了。
“你们有什么想法?”星辰问道。
“看样子,凶手是不想让我们离开D区。”夜三说道。
“你的意思是,工作人员也出事了?”金田柱问。
“有这种可能性,现在我们不管说什么,都是推测而已。”夜三回答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如果真的有一个连环杀手藏在D区,我们该怎么办?”艾米又哭了起来。
“大家先别慌,只要我们结伴呆在一起,就不会有事。”楚州安慰道。
“有道理,凶手毕竟只有一个人,只要他敢再次行凶,我们一定会抓到他。”海蚀赞同的点头。
“你们太乐观了。”熊二摇了摇头,“如果并没有所谓的连环杀手,真正的凶手一直就在我们身边呢?”
“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星辰好奇的问。
“只是一种感觉。”熊二说道,“至今为止,我们并没有见过这个连环杀手,换言之,他可能并未存在。”
“等等,我们可能忽略了一个问题。”钟元突然说道,“养老院的住户,的确没有手机,但是江先生并不是养老院住户,所以,他身上,一定会有手机。”
“我已经想到了。”我朝钟元泼了一盆冷水,“这就是为什么工作人员没有来上班的原因,凶手肯定是用江先生的手机,给他们发短信,让他们休假不用来上班。”
“凶手不会这么心思慎密吧。”钟元有些不相信。
蔡先生的尸体依然躺在餐座旁,一夜过去,他的尸体,呈现出一种怪异的青紫色,想来确实是中毒无疑。
钟元搜索了江先生衣服上的口袋,结果一如我所料,凶手拿走了他的手机。
“该死的,又是一个死胡同。”钟元气呼呼的骂了一句脏话。
别无他法,众人均失望的离开了餐厅。
钟元也要走,我一把拉住了他。
“有发现问题吗?”我指了指餐座,确切的说,我指的是江先生席位边一碗特地挑拣出来的绿色菜肴。
“他为什么不吃青菜?”
“是啊,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丢下一句话,离开了餐厅。
当我重新回到二楼时,熊二正好从厕所里走了出来,她连忙叫住了我。
“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熊二挠着头,她指了指走廊上的盆栽,“是在左边还是右边?”
“不是一直在右边吗?”我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你在看看。”熊二继续拉住我。
我抬头看了一眼走廊,就在那一霎,我突然呆住了——盆栽并不是在右侧,而是在左侧。
“是在左侧。”我连忙纠正了自己的回答。
“原来如此。”熊二突然双眼一亮。
“怎么了?”我好奇的问道。
“这盆栽是张晨带来的,之前我一直以为他只是单纯的喜欢植物而已,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我想我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
说完,熊二就快步离开了。

第三起命案

我从未想过,和熊二这短暂的一次交谈,竟成了我和她最后的记忆。
从正午12点开始,天空突然下起了小雨,下午五点时分,钟元他们在餐厅的厨房中找到了一箱未开封的泡面。
大家确实饿坏了,所以简单的用开水泡了泡,就吃了起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众人发现熊二没有出现在餐厅。
一开始,大家以为她呆在房间里休息,等钟元端着泡面来到熊二房间敲门时,却发现熊二不见了。
来不及多想,钟元立即回到餐厅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众人。
就在此时,凄厉的尖叫声再次传来,这声音带着一丝别样的熟悉之感。
“别是出事了,我们去找找看。”我提议道。
夜色下的D区显得极其荒凉芜杂,全然没有白天那种温和,看上去像一个吃人的黑暗空间,要将靠近的所有人逐个吞进腹中。
我们不知道找了多久,直到熊二凄厉的尖叫声再次从远方传来。
穿过树林,蜿蜒伸向旁边的小路,那道断断续续的声音就在悬崖边缓缓消失了。
等我们追逐着跟前时,已经置身浓密的黑暗中,如同潜进了漆黑的深海,丝毫没有一丝光线射进,身体四周充满了无边际的暗。
“我什么都看不见。”钟元说。
“别慌,我身上带着一个手电筒。”星辰回答。
晕黄色的光亮射出,穿透树林,消失在森林的中心,星辰又转动了一下。
“老天。”
星辰接下来的这句话,让周围的空气都颤动了。
悬崖边有一块如竹笋柱般的延伸出去的巨岩,上面有一颗干枯的大树,从那颗树的枝杈上,有个什么东西,不,有一个很像人的东西吊在下面,正追随着雨幕,轻轻的摇晃,一会儿向前,一会儿向后。
“是熊二。”星辰惊呼一声。
“所有人别动!”我挥了挥手,“注意地上的脚印。”
枯树的周围是一片极其宽敞的空地(尺寸大约30x30米),光秃秃的不见草木,也许是因为下雨的缘故,空地上留下了一连串深浅不一的清晰脚印。
“你们发现了吗?”我指了指脚印说道,“这些脚印,全是通往枯树的脚印,而没有后退的脚印。”
说着,我脱下熊二脚上的鞋子放入脚印中,“此外,这些脚印和熊二的鞋子大小长度完全吻合。”
“难道说,熊二是自杀的吗?”海蚀问道。
“不太可能吧,熊二的状态看起来不像是要自杀的样子啊。”钟元反驳说道,“而且,要上吊自杀,怎么的也要找个垫脚物吧,可熊二脚下并没有垫脚物。”
“确实挺奇怪的,不过也很难说,我们大家对彼此了解的其实并没有那么多,而且,如果是谋杀,为什么没有留下凶手的脚印呢,难道他会飞不成?”楚州说道。
“也许凶手抹掉了自己的脚印,然后后退离开的。”夜三说道。
“雨下的并不大,想要抹掉脚印不被发现,我看很难,而且后退离开,鞋子还在熊二脚上呢。”钟元说道。
“凶手如果准备了两双相同的鞋子呢?”金田柱说道。
“可是我们已经很久没有离开过养老院了。”夜三说道。
考虑到下雨天,众人合计一番后,将熊二的尸体带回了餐厅。
在餐厅,钟元对尸体进行了一个简单的检查,熊二是窒息死亡的,身上并无外伤,从尸体征象来看,她的确符合自缢死亡的假设。
此外,在熊二的身上发现了一封打印的遗书。
得到这个结果后,众人均有些不敢相信,事实上,我也不相信熊二会没有任何理由的自杀而死。
目前来看,熊二的死亡,似乎与之前的两起命案并无任何直接联系。
“所以,熊二是自杀的吧!”钟元再次向我确认。
我没有说话,空气一时间陷入了寂静。

谜题篇结束,所有线索均以给出。
凶手为一人,并无帮凶。请解开案件真相!



真相大白:

“所以,熊二是自杀的吧!”钟元再次向我确认。
我没有说话,空气一时间陷入了寂静。
我的思绪又回到了上午和熊二的那最后一次交谈。
许久后,我终于轻轻的呼了口气,“原来如此。”
就在众人讶异的眼神中,我缓缓说出了自己的推理。
“首先,江先生之死,需要我们解决的问题只有一个,为什么相同的食物,只有江先生中毒死亡,而我们大家都没事,是食物真的没有毒吗?不,我认为并不是,虽然我们并没有中毒,但是不代表食物是无毒的,凶手很巧妙的利用了江先生的一个怪癖,实施了这起犯罪。”
“是那些青菜!”钟元似乎想起了什么。
“没错,一般来说,我们在就餐的时候,对于不小心夹到的菜品,如果并不是自己爱吃的,都会将其丢掉,或者放置在桌上,江先生将食物中的青菜全部挑到了一个碗中,也是一样的道理,这意味着,他厌恶青菜,我想,大家应该还记得在最后一道青菜上桌后,蔡先生都没有动过筷子吧。”
“好像确实是这样,当时,江先生一直在喝饮料。”星辰说道。
“所以,答案出来了。”我说道,“凶手只需先在所有菜品中放置毒药,之后在最后一道青菜中放置解药,那么我们所有人会没事,而江先生因为厌恶青菜,必然会毒发身亡。”
“所以,凶手是楚州吗?”钟元有些震惊。
“别胡说了。”楚州连连摆手,“我都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D区的聚餐是你准备的,江先生是你邀请的,最后一道青菜是你自己煮的。”我竖起三根手指,“一次是意外,二次可能是巧合,三次那肯定别有用心。”
“你这些都是推测,并无任何证据。”楚州并无妥协的意味。
“确实,我现在只是推测。”我并未与楚州做过多的纠缠,“我们现在来看第二起命案吧;案发当时,所有人从楚州的房间赶到张晨的房间,期间,并没有任何人离开所有人的视线,可张晨还是被谋杀在屋内,而且所有人均听到了屋内传出的惨叫声。种种迹象都表明,D区似乎还藏着一个没有现身的第11人;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不。正如熊二所言,没有人见过这个第11人,因此,这个人可能只是一个假象而已。”
“如果你这么说,那袭击我的人,杀掉张晨的又是谁?”楚州说道。
“根本没有所谓的袭击。”我挥了挥手,“一切都是你自己制造的苦肉计。”
“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楚州冷笑一声。
“知道真正问题的关键是什么吗。”我说道,“是时间,死亡时间,因为我们都不是专家,因此无法确定死者的死亡时间,我们听到惨叫声,都先入为主的认为,死者就是在这个时候死亡的,并以此推断出一个不存在的第11人,可是事情的真实情况是,死者早就死掉了,惨叫声,只是凶手伪造的录音而已。当时,我们推断出张晨可能是袭击者,并很快来到张晨房门口,也就在这个时候,凶手通过口袋内的远程遥控装置,播放了惨叫声的录音,这个录音设备,自然是放置在张晨屋内的,因此,我们所有人在撞开房门后,发现张晨尸体时,都认为,凶手刚杀害了张晨,跳窗逃离,事情的真实情况是,张晨早已死亡,我们所看到的,听到的,皆为假象,根本没有所谓的第11人。”
“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楚州耸耸肩。
“和你关系当然非常大。”我说道,“如果没有你的这场苦肉计,我们怎么可能如此顺利的推断出一个不存在的凶手?所以,毫无疑问,这一切都是你的计划,我想,伪装录音,制作录音设备,对你这个从事电子设备的人而言,应该是轻而易举的吧!”
“好,就算你说得对。”楚州不死心的辩驳,“我怎么能悄无声息的杀掉张晨,别忘了,只要我一闯入张晨的房间,就会发出声响,你们就会察觉到。”
“没错,之前我也一直想不明白,不过后来我想明白了。”我说道,“根据熊二的说法,走廊上的那盆盆栽是张晨带来的,一开始,我也认为张晨只是喜欢绿植而已,直到熊二死亡,我才突然明白,被移动的盆栽,原来是凶手谋杀计划的一部分,张晨霄不是喜欢绿植,他之所以将盆栽摆放到走廊,是为了确认方向,张晨他是一个左右不分的人,他害怕自己找不到房间,因此,他将盆栽放在走廊的右侧,这样,只要他一看到盆栽所在的方向,就能顺利找到自己的房间,凶手就是利用了张晨霄这个缺陷实施的谋杀,案发后,我和熊二均发现原本放置在右侧的盆栽放置到了左侧,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啊。”钟元有些震惊的叫了一声,“所以,那天晚上,张晨其实是自己走进了凶手的房间。”
“没错。”我点了点头,“左侧第二间房,是楚州的房间,张晨进入楚州房间后,随后被躲藏在暗中的楚州杀害,因为是偷袭,张晨根本没有时间呼叫,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所有人都没有发现异常响动的原因,杀害张晨后,楚州通过窗台外面的挡泥板将张晨的尸体背入其房间,同时放置录音设备及制造凶手逃逸的假象,因为当晚聚会时,大家都喝了不少酒,警觉性自然会大幅度降低,所以,楚州只要在经过我们窗户外面时,不发出任何声响,我们根本不会察觉到,伪造现场
后,楚州又远路返回了自己房间,并上演了一场苦肉计,好将谋杀推到一个并不存在的第11人头上。”
“这。”在铁的事实面前,楚州再也无法抵赖,他抬腿就想跑,但很快就被钟元一脚踢倒在地。
制服楚州后,我继续说起了第三起命案。
“首先,当然,熊二不是自杀的,我猜熊二是发现了楚州杀害张晨的诡计后,找其对峙时被灭口的。”
“可是,那个脚印怎么解释。”钟元问道。
“毫无疑问,这也是一个和时间有关的诡计,熊二的惨叫声,同张晨死亡时候的惨叫声的原理是一样的,就是让我们在无法判断死亡时间的情况下,先入为主的认为,他们就是在我们到达时死亡的,其实不然,熊二的死亡时间,如果我没有猜错,肯定是在中午12点之前,那时候天空依然晴朗,并未下雨,所以凶手只需要在天晴的时候把熊二吊死在枯树下,然后脱下熊二的鞋子,在地面上倒一些水伪造一串脚印,那时候地面还是干燥的,凶手在伪装脚印后离开,自然不会留下任何脚印,等到下午,天空下起了小雨,伪造的脚印被打湿,在加上不断引导的惨叫声,就让我们觉得,熊二刚死亡没多久,脚印也是她自己在雨中留下的一般,其实,凶手最大的破绽就是,一个上吊自杀的人,是没办法发出如此响亮的惨叫的,毫无疑问,那只是一串录音。”
“还有一个问题。”钟元举起手,“楚州怎么知道下午会下雨。”
“他肯定知道。”我笑了起来,“他拿走了江先生的手机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A在排名榜Top100

积分:NO. 7 名

发帖:NO. 16 名

在线:NO. 12 名

积分成就

经验:27326

书币:46

推理币:13380

发表于 2020-10-1 22:15:44 来自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起命案手法应该是在所有菜中都下毒,在青菜中放解药,江院长没吃青菜所以死亡,楚州嫌疑最大。
第二起命案看似凶手先袭击楚州再勒毙张晨,实则不然,如果是这样,凶手应该是张晨,可张晨已经死亡,说明一点楚州撒谎。很可能是楚州先用安眠药让张晨睡着,勒毙张晨后在盆载里放录音机,后从窗口到自已房间弄伤自己,伺机放出张晨大喊的录音。事后回收录音。
第三起命案熊二吊死在树上,只有一串脚印,根据熊二个性根本不可能自杀,只可能被灭口,手法还不太清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积分成就

经验:651

书币:0

推理币:431

发表于 2020-10-12 00:25:37 来自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楚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积分成就

经验:190

书币:0

推理币:71

发表于 2020-10-12 10:53:04 来自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凶手是楚州。 杀死江先生:提前对菜品或者饮料下毒,后在青菜中放入解药。到了夜晚通过管道进入张晨房间将其勒死,然后在留下提前录制的惨叫声(极有可能放在张晨带来的盆栽里面,后来凶手为了缩小被发现作为证物的可能性,将盆栽搬到自己这边)。后回到自己房间刺伤自己摆脱嫌疑导致手脚胸口受伤。熊二察觉以后找楚州理论,被杀害在下雨前将尸体运到悬崖(因为凶手之前脚受伤,所以脚印一深一浅),安置同样的录好音的设备。再通过尸体绳索荡秋千一样荡出该区域。 (文中有提到过对惨叫声熟悉所以是录好音的音频设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积分成就

经验:317

书币:0

推理币:46

发表于 2020-10-12 11:20:33 来自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凶手是楚州吧,从张晨的那个单元开始怀疑的,张晨的盆栽有定位作用,楚州挪动了盆栽让张晨误以为楚州的房间就是自己房间,然后走错了。张晨和熊二都死于众人集合之前。熊二应该死于下小雨之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积分成就

经验:419

书币:0

推理币:242

发表于 2020-10-18 17:09:35 来自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楚州,然后懒得打字……应该没问题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积分成就

经验:72

书币:0

推理币:33

发表于 2020-10-19 10: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段江院长写成了蔡先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积分成就

经验:154

书币:0

推理币:63

发表于 2020-10-21 23:5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猜是楚。
第一个不说了,饮料里下毒,青菜里是解药,只有楚有机会完成,前提是他对江很了解,知道江不吃青菜。
第二个比较复杂,首先张是不分左右的,摆一个盆栽是为了从厕所出来后容易找到自己的房间,楚把他放在左边,引导张进入他的房间,然后先勒死张,把尸体转移回去后,利用自己的知识和专业(电子设备),藏一个扩音装置在张的房间里,同时用江的手机录下自己的惨叫声设置为铃声,并可以通过手机遥控,迅速布置完成后,锁门回到自己房间,刺伤自己,藏好刀具,等其他人来,中间细节其实很值得推敲,至于窗户上的脚印等等,只是故意留下的。熊二大概从给楚的包扎中开始怀疑楚的,然后有了手机的提醒,有了盆栽的提醒,所以加深了怀疑。
第三个,杀熊二大概是个意外,计划之外的事情,杀人时间是下雨之前,也就是12点之前,有时间有条件处理脚印,只留下熊二的,然后利用下雨,把扩音装置连一个绳子和容器在悬崖上,接雨水,等雨水足够多时就会自动掉下悬崖,用手机控制惨叫时间。
以上都是猜。
但是如果猜得差不多,我还是有很多疑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访客  发表于 2020-10-23 12:07:47
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 楚州
回复

使用道具

积分成就

经验:747

书币:0

推理币:386

发表于 2020-10-25 14:58:38 来自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凶手是楚州,张晨是连环杀人案凶手的同伙,盆栽里有脏物,连环杀人犯被抓,张晨带着脏物躲进养老院,楚州通过某种途径知道了这件事,也进入养老院进行蹲点,确认之后,一直等待机会下手,直到连环杀人犯越狱,他不能再等了,再不下手就没机会了。正好,我和钟元的到来,给他制造了机会,这里与外界隔绝,他必须先切断外来人员的干扰,于是他通过之前的观察,利用江先生不吃青菜这一点,将其杀害,并拿走了他的手机。晚上楚州用江先生的手机给员工发短信,叫其别来上班,再用手机录下尖叫的声音,等到所有人都休息,他从窗户外的挡泥板,跳到水管上,爬过去用绳子勒死了张晨,并将手机放在其房间,定时播放录音,并原路返回,用刀刺伤自己,并呼救,引其他人过来,再编了谎话,把矛头指向张晨,再和大家一起去到张晨的房间,这时听到张晨的惨叫,排除了自己的嫌疑。第二天楚州想要检查盆栽里的脏物,却下意识的放在了自己房间的这一侧,所以盆栽从右侧变到了左侧,这细微的改变,被熊二所发现。楚州发现熊二知道了真相,便想要灭口,用手机看到天气预报,下雨的天气给了他机会,在下雨之前,用同样的手法勒死了熊二,并将熊二带到外面伪装成自杀,并在一路上只印下了熊二的脚印,直到下午5点,众人发现熊二不在,楚州再用手机录音引众人去发现熊二的尸体,同时也给了自己不在场证明,就此,楚州的杀人完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345下一页
返回列表 发新主题 回复
关于我们| 隐私政策| 侵权投诉| 切换繁体 |捐助本站
copyright 2020 推理罪 All Rights Reserved     推理罪官方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