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55|回复: 0

[连环杀手] 口红杀手—威廉·乔治·海伦斯

TA在排名榜Top100

积分:NO. 1 名

发帖:NO. 1 名

在线:NO. 1 名

积分成就

经验:96820

书币:102178

推理币:756008

发表于 2019-6-25 13: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1.jpg

威廉·乔治·海伦斯,美国连环杀手,他在1945年6月 - 1946年1月间谋杀了两名女性和一名6岁的小女孩。
威廉·乔治·海伦斯也被称为“口红杀手”,因为他杀死受害者后,用口红在在犯罪现场的墙壁上留言。
威廉·海伦斯出生于1928年11月15日,父母是乔治和玛格丽特,他们的婚姻虽然并非是一帆风顺,但却很幸福。
不过,金钱,或者说缺乏金钱,仍然是每个家庭矛盾产生的根源。
乔治·海伦斯没有一份正经的工作,只靠着四处打零工,赚取微薄的工资,而赚来的钱,基本上都被他挥霍一空了。
迫不得已,玛格丽特·海伦斯只好把威廉·海伦斯和他的弟弟杰勒留在家里,交给保姆照顾,然后外出去工作。
虽然家庭有问题,但威廉·海伦斯从小就是一个好动和淘气的孩子,他喜欢摆弄化学装置,或把东西拆开再组装起来。
他基本上是个独来独往的人,他会一个人玩上几个小时。
但是,慢慢的,乔治和玛格丽特因为金钱的问题开始了漫长而激烈的争吵,于是,事情一切都开始改变了。
威廉·海伦斯开始离开家里,走上街道,远离任何人,他再也不想听到父母的争吵了,因为这一切让他无法忍受。
而那时候,正是他开始偷窃的时候。
威廉·海伦斯的第一次偷窃发生在他七年级的时候,当时他是当地杂货商的送货员。
在一次送货中,由于疏忽,一位顾客少给了他一美元的钱,他发觉后感到惊慌失措,因为他知道杂货店老板要他从顾客那里收取正确的金额,一分钱都不能少。
威廉·海伦斯害怕被发现后,失去工作,于是决心补上那一美元的损失,所以他在一次送货中,从一个躺在桌上休息的男人身上偷走了一张钞票。
这个偷窃的刺激和危险过程,丝毫没有让威廉·海伦斯感到害怕,反而极其满足,他突然间觉得,自己似乎不经意间打开了一道新世界的大门。
在之后的日子里,威廉·海伦斯开始了大范围的入室行窃,他偷的大部分东西都藏在附近一幢公寓楼的屋顶上。
很快,这个楼顶的棚子里就塞满了各种女人的毛皮大衣、男人的衣服、收音机、餐具和枪。
威廉·海伦斯喜欢枪,这一切都让他感到新奇和着迷。
不过,好景不长,在13岁的时候,在小学毕业典礼开始前,威廉·海伦斯因携带枪支和盗窃被起诉。
当时,一名警察在一个公园里拦住了一个形迹可疑的少年男子,并在他身上发现了武器。
这孩子结结巴巴地说,他只是在地上捡到的,但警察并不相信这一切。
这个孩子,就是威廉·海伦斯,他随后承认自己参与了11起入室盗窃案。
第2年6月,威廉·海伦斯获释后,他并未吸取教训,很快又回到了偷窃的老路上。
此时的威廉·海伦斯对偷窃已经变成了一种痴迷和癖好,即使他知道这是错误的,但他还是无法克制住在自己,或者说无法抵抗偷窃所带来的快感。
于是,威廉·海伦斯又被捕了。
这一次,法官命令他把他送到圣贝德学院拘留中心。
在学院的那段时间里,威廉·海伦斯表现的非常优秀,并获得了最高的成绩,还经常参加学院的体育活动。
威廉·海伦斯的学业成绩如此之高,以至于他被要求参加芝加哥大学提供的一项特殊学习项目的入学考试。
在威廉·海伦斯离开拘留中心之前,他被告知他被录取了,并让他在1945年秋季学期开始上课,当时,他只有16岁。
这一成就让学院的教授们感到高兴,他的母亲更加高兴,因为他的母亲认为她的儿子终于摆脱了反叛,开始走上正道。
然而,真的如此吗?
威廉·海伦斯父母依然在无休止的争吵,他在上大学的时候,再次不可避免的继续偷窃,并最终走上了谋杀之路。
1945年6月到1946年1月间,芝加哥和周边地区发生了三起让人震惊的谋杀案。
约瑟芬·罗斯,43岁,离异,失业,她和两个女儿玛丽和杰奎琳住在芝加哥北部埃奇伍德区的一间小公寓里。
1945年6月5日,一个平常的一天,约瑟芬·罗斯起的很早,和女儿们简单的聊了一会,然后女儿们各种去上班了,她独自一人留在家中睡觉。
然而,在下午1点30分,杰奎琳回家吃午饭时,发现约瑟芬·罗斯被谋杀在家中。
当时,杰奎琳发现公寓里的抽屉全部被拉了出来,椅子也打翻了,报纸在地板上飞舞——她急忙跑到母亲的卧室,然后她看到了可怕的一幕。
约瑟芬·罗斯趴在床上,喉咙有多处刺伤,头上裹着一件衣服;血溅的房间的墙壁、窗帘、家具上到处都是。
在隔壁的浴室里,有几件女性的衣服和内衣放在血淋淋的浴盆水池里,房间里所有的钱都不见了。
警方没有在现场发现指纹以及其他线索,唯一有嫌疑的是约瑟芬·罗斯的前夫和男友,但他们都有确凿的不在场证明。
案件的调查一时间进入了僵局。
从军队退役的弗朗西斯·布朗是一个身材娇小,有着棕色头发,外表端庄娴静的女人。
1945年12月10日晚上,她独自一人在家,住在离约瑟芬·罗斯住的地方不远的松格罗夫大街松林顶公寓611室。
一位接待员告诉她,有一个陌生人早些时候走进来,询问她的情况,当得知她外出时,他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女佣玛莎·恩格斯发现了弗朗西斯·布朗赤裸的尸体。当时,玛莎·恩格斯还在想,为什么为什么房客的收音机在上午9点的时候还播放得那么响,为什么她的门是开着的。
玛莎·恩格斯于是向611房间看了看,结果发现弗朗西斯·布朗的床上溅满了血,附近还有一条血迹通向浴室。
在那里,她发现弗朗西斯·布朗躺在浴缸里,一把屠刀插入她的脖子,在她的头骨上还有一个弹孔。

2.jpg

更加让人感到诡异的是,在客厅的墙壁上,有一行用口红书写的文字,上面写着:
看在上帝的份上,在我杀了更多人之前,抓住我吧,我不能控制我自己了。
和约瑟芬·罗斯的公寓一样,弗朗西斯·布朗的房间也被洗劫一空。但是,这次警方在门框上发现了一个血指纹。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这个指纹将证明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线索和证据。
根据警方的调查,弗朗西斯·布朗的一个邻居,乔治.温伯格在凌晨4点左右曾听到枪声,一个夜班工作者约翰.戴德里克告诉警方,大约在那个时候,他看到一个人从电梯里出来,样子看上去很紧张,在前门摸索着走了。
据描述,他大约35至40岁,体重约140磅。警方断定他是从消防通道进入受害者公寓的。
警方的嫌疑人很少。
有一种推测认为,凶手可能是一个女人,因为“看在上帝的份上”这个词比较女性化。
当然,这个猜测,日后证实是错误的。
而杀手,还在继续杀戮无辜,而且这一次将更加残忍。
住在新泽西州北区埃奇沃特的吉姆和海伦·德格兰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他们有两个女儿,苏珊娜和贝蒂。
1946年1月6日星期日晚上,六岁的苏珊娜·德格兰满脸兴高采烈的上床睡觉了。
而就在那天晚上她死了,死得很惨。
早上的时候,吉姆去叫醒他的女儿们去上学。
当时,他发现苏珊娜的门是关着的,可她从不敢在黑暗中睡觉,这实在让人奇怪。
他凝视着窗外,看到女儿的卧室窗户全被打开了,窗帘在冰冷的微风中飘动,苏珊娜不见了。
惊慌失措的吉姆连忙叫醒了家人,他们搜遍了整个房间,结果没有找到苏珊娜。
由于失踪的是一个孩子,警方不敢怠慢,新任警察局长约翰·c·普伦德加斯特亲自参与了调查。
警方在在女孩卧室的地板上,他们有了一个额外的发现,一张最初看起来是废弃的纸巾的东西,原来是一张勒索信。
上面写着:准备好两万美元,不要通知FBI或警察。
背面是一个警告:为了她的安全,把这个烧掉。
在公寓外面,警方还发现了一个通往苏珊娜房间窗户的梯子,这个梯子是杀手在几个街区外的一家托儿偷的。

4.jpg

调查人员在整个地区展开搜寻,希望能找到目击者。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匿名电话建议他们检查一下周围的下水道。

6.jpg

5.jpg

1月7日晚上,警察李·奥洛克和哈利·贝诺伊特注意到附近温思罗普大街上的一个下水道井盖看上去有移动的迹象,于是用手电筒照进里面,结果发现了一个看上去像金发娃娃头的东西。
但是,那不是娃娃的头。
是的,警方很快就在下水道中找到了苏珊娜被肢解的人体残肢,它们被分别丢弃在附近的各个下水道里面。
凶手用如此残忍的手段杀害了一个年仅6岁的小女孩,这一切,彻底让警方感到愤怒不已,一场芝加哥有史以来最大的搜捕行动展开了,警方走访了3000多可疑者,试图找到凶徒,但这一切都证明是徒劳的。
警方认为,杀手作案事实一定开着车,因为带着一个74磅重的孩子穿过街道会引起太多的注意。毕竟,街道并不完全是空无一人的。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年的春天,警察们有了关于凶手的大量推测,但缺少一个具体的线索,让他们链接到杀手的身上。
勒索信已被送到联邦调查局的实验室,在那里他们发现了指纹。
芝加哥警察局的专家托马斯•拉菲花了数月时间将指纹与数千有作案嫌疑者的档案进行比对,希望能够出现奇迹。
不过,这种大海捞针的搜索效果并不大,直到有人发现大学生威廉·海伦斯似乎经常在作案地点出现,警方的怀疑焦点才转向了他。
1946年6月26日,威廉·海伦斯离开了他的大学宿舍,朝霍华德街的车站走去,他的最终目的地是位于斯科基郊区的邮局,就在这座城市的北边。他对这个地区很熟悉,曾多次到邮局兑现支票。
今天,他发现自己的可用资金不多了,于是决定去兑现一些偷来的债券。
这些债券塞在他的钱包里,在他的外套里面,他还藏了一把左轮手枪。
下午三点左右,威廉·海伦斯顺利来到邮局,结果却发现大门紧锁,已经关门了。
对此,威廉·海伦斯感到愤怒不已,于是他决定入室行窃。
威廉·海伦斯找了一栋熟悉的公寓下手,没成想,他正要偷钱的时候,被一个邻居当场发觉,并大叫了起来。
威廉·海伦斯被吓了一跳,连忙拔腿就跑,邻居们在身后朝他追赶,跑了几个街区,威廉·海伦斯才彻底将她们甩掉。
为了安全起见,此时气喘吁吁的威廉·海伦斯爬上了消防通道,试图寻找一个更安全的巷子离开,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附近的房客向警察打了电话。
警官提芬·迪芬和威廉·欧文斯迅速做出了回应,他们很快就堵住了威廉·海伦斯两端的楼梯,然后慢慢朝他接近。
此时,没有退路的威廉·海伦斯掏出手枪朝最接近他们的警官射击。
警官们利落的躲开了呼啸而来的子弹,然后向威廉·海伦斯冲了过去。
一场混乱接踵而至。
与此同时,一个名叫阿布纳·坎宁安的休假巡警目睹了这一切并加入追捕,他用一个花盆朝着威廉·海伦斯的脑袋上狠狠砸了过去,威廉·海伦斯怪叫了一声,便陷入了昏迷之中。
在威廉·海伦斯被捕后,警方立即开始怀疑他是否是杀害约瑟芬·罗斯和弗朗西丝·布朗的杀手。
毫无疑问,威廉·海伦斯无疑是个非常善于爬进高高的公寓窗户去偷东西的人,而且很可能是她杀害了苏珊娜。

7.jpg

在审讯中,威廉·海伦斯闭口不言,他经受住了警察们的拳打脚踢和奚落,尽管警方对他有怀疑,但此时依然是猜测,如果威廉·海伦斯一直不开口,他们一时间也拿他没办法。
他们迫切的需要找到一个无可争辩的证据来证明威廉·海伦斯参与了谋杀,那就是指纹。
其中一个是赎金条上的指纹。
另一个是来自弗朗西丝·布朗公寓的门框上发现的血印记。
经过对比后,结果无疑是喜人的,警方在赎金条的角落里发现的一个左手手指纹与比尔·海伦斯的指纹相吻合。
几天后,朗西丝·布朗公寓的指纹也被证实和威廉·海伦斯的指纹吻合。
毫无疑问,威廉·海伦斯可能就是警方一直要找的口红杀手,接下来,警方迫切需要证实的一件事情就是鉴别约瑟芬·罗斯公寓墙壁上的口红书写的留言和赎金条上的字迹是否一致。
不过,根据笔迹专家的说法,这两份字迹完全不吻合,其中有一些地方相似有一些地方又不相似,不过警方认为,这可能是威廉·海伦斯为了摆脱警方的追踪,有意为之。
1946年9月4日,威廉·海伦斯被法庭宣判有罪,判处3个终身监禁,当时他才18岁。
不过,事情很快就有了惊人的反转,威廉·海伦斯进监狱后,一直反复声称自己是无罪的,他没有犯下这些罪行,他也不是口红杀手。他认罪,只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别无选择,因为当时在媒体的推波助澜之下,大家都以为他就是口红杀手,为了避免死刑,他只能和官方当局达成辩诉交易。
不过,对于一个囚犯的话,是没有任何人相信的,因此,威廉·海伦斯在监狱度过了一年又一年,直到65年后,2012年3月6日在监狱死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主题 回复
关于我们| 隐私政策| 侵权投诉| 切换繁体 |捐助本站
copyright 2020 推理罪 All Rights Reserved     推理罪官方2群